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谢国忠楼市泡沫即将破灭时我会通知你

发布时间:2020-07-17 17:22:44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一线土地市场降温 楼市迎来全面调整期

现在,保姆们都去买房了,还会有谁?永远不要低估13亿人的力量。在中国,许多人说你应该听擦鞋男孩的意见。事实上,确实会有很多人听他的

“我家的保姆刚刚提出辞职,”我在北京的一位朋友最近告诉我,“她急着回家买房子。我建议她借的贷款不要超过七成,这样万一有损失,至少还有缓冲余地。”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中国听到这样的故事。上海也有几个朋友告诉过我类似的故事。似乎在同一时间,所有的的保姆都杀入了楼市。

对于基金经理来说,请保姆可谓好处多多。中国的保姆可能就是擦鞋男孩的亚洲版。1929年华尔街崩盘前夕,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父亲约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有一天在擦皮鞋时,发现鞋童也在谈论股市、投资股市,老肯尼迪觉得情势不妙,回去就把股票卖光了。

另一位朋友最近在海南三亚度假,感到不由自主地要去售楼处看看。每个她认识的人都在那里买了房。似乎不在那里买房,就显的不合群了。

“你应该买了两套,”精明的售楼小姐建议,“三年后,价格会翻1倍。到时,你卖掉一套,另一套就等于白捡的。”

一个人怎么能拒绝这样的建议呢?

在官员腐败案件中,招牌的证据已不再是塞满冰箱的现金、抑或一身名牌有点小名气的女演员做情妇,而是有多少套房子。上海的一位局级官员被抓时,就有24套房子。(注:2007年10月,原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康慧军被“双规”,他和妻子名下的房产多达24处)

中国正处地产投资狂潮带来的剧烈阵痛中。首先,我想声明,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为一个“泡沫”,并非是在否定中国的发展成就。泡沫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是乐观,而乐观离不开经济上的成功。另外,我也不是说价格明天就会下降。泡沫的发展和破灭,有自己的时间表。当它即将破裂时,我会让你知道。

免费午餐

人民币升值预期可能是催生泡沫的主要力量。首先,它迎合了人内心深处对 免费午餐的欲望。你要做的仅仅是把钱兑换成人民币。所有华尔街上的专家都会告诉你,你稳赚不赔。这些钱已涌入中国。

其次,人民币升值的故事把中国人的钱留在了国内。美元向来是中国人的资产避风港,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银行有大量的美元存款,理所当然地,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海外有美元。但现在,所有的钱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任何收入,合法还是不合法,现在都留在了中国,不出去了。

要房子,不要现金

腐败官员为什么会保有房子,而不是现金?按华尔街的说法,人民币将会升值,因此,根本就不应该持有美元。但在楼价飙升时,又何必持有现金呢?腐败的现金到了楼市可以再赚一道钱。贪官们只有在被抓时,才会体会到持有不动产是有坏处的。

巨量的流动性促使中资银行尽可能地放贷。有一个华尔街传统,中国人学得很快,那就是让公司开支票给自己发奖金。你需要做的仅是报告一个惊人的季度业绩。这是一个比华尔街更容易的游戏:中国政府把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都固定住,保持了很宽的利息差。你只需要放贷,利润会自动进来。贷款转坏总得过三年吧?到时,我用不着把奖金还回去,对不对?

要让泡沫持续,你需要一种力量,让它在有破灭迹像时也能将它稳住。华尔街不断地泵出新的天然或人工合成的产品,把债务转化为对资产的需求。在中国,地方政府扮演了这一角色。

寅吃卯粮

由于利益相关,中国政府已身陷泡沫不能自拔。卖地的钱都到了政府手里。土地价格已上升到了占开发成本的一半。在热点地区,土地成本超过了开发费用——政府要现在就把未来的价格收入拿到手里。

房子卖掉时,政府收到交易税和利得税。地产开发商向政府交的税超过了自己的收入。地产开发商最终将收入入账时,他们必须将钱再去投入,华尔街分析师会建议他们去买地。由于土地价格升了很多,他们可怜的收入不够,所以他们不得不借钱。他们所有的收入和借钱的利息,都到了政府手里。你能责怪他们助推了楼市价格吗?

对土地的痴迷是另一个推动因素。不久前,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国,最重要的资产永远是土地。“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是一句中国老话,这句话没有说明“十万雪花银”去了哪儿。它们去买地了!当然,在城市里,你已经看不到地了,只能看到地上的建筑,但毕竟,建筑也是长在地上的。

现在,保姆们都去买房了,还会有谁?永远不要低估13亿人的力量。在中国,许多人说你应该听擦鞋男孩的意见。事实上,确实会有很多人听他的。

欢迎来到中国,这块土地可以让你快速致富。

谢国忠是一位独立的经济学家;本文的英文版首先发表于彭博(Bloomberg)

延伸阅读:谢国忠:中国家庭债务陡升 打压房市难抑泡沫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家庭债务上升会超过存款上升,而2010年将成为这一时代的开端。换句话说,中国的家庭部门减小了银行的流动性,而非增加。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变得更加依赖于“热钱”,从而使银行系统更加容易受到冲击。这正是十年前香港、韩国和东南亚地区的情形。

中国的家庭负债水平已经越来越接近警戒线了。即便增势放缓,在2011年仍可能超过15万亿元,大致相当于城镇劳动力收入的100%。更重要的是,家庭负债对中国来说还是新鲜事物,但上升之势如此迅猛,已经敲响了警钟。

陈昌华:谁将为房产泡沫破裂买单?

投资性购房占购房总额一半的话,那么在2005年-2009年间12万亿元人民币的房地产销售总额中,约6万亿元是投资性购房,这里面有多大比例是间接通过银行贷款来进行购买的?在2009年底,中国贷款规模为40万亿元,而其中逾30万亿元是对公司企业的贷款。如果说当中有2万亿-3万亿元的贷款被挪到房地产投资(以10%比例来估算),再加上对房产业的7万亿元贷款,那么银行对房地产业的直接和间接贷款可能将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足够造成系统性风险了。

留学生必备应用

华人看国内视频

怎么在海外看国内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