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凤尾草里有一种相思的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8:12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不如我帮你追林盈

苏志厚是那种容易轻信别人的男人。

比如周妙跟他说指甲里有人的魂魄,不能在外面随便剪指甲,否则人的魂就会丢,苏志厚看到有人剪指甲,就会把这段话认真地告诉别人;周妙说走斑马线的时候一定不要踩到白线,如果你踩到了就会倒霉一个星期,所以他在过马路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踩白线;周妙说她是云南人,她会一些蛊术就像卫斯理写的那样,所以,他真的按周妙说的,找了凤尾草的汁液,偷偷地滴进林盈的水杯里。

苏志厚喜欢林盈,这件事只有周妙知道。

部门聚会,周妙发现坐在林盈身边的苏志厚,总是偷偷地倒掉她杯子的酒,他的目光暖暖柔柔地望着她,但林盈忙着跟别人划拳笑闹。林盈是那种很风情很妩媚的女人,水盈盈的双眸,身材傲人。她的追求者不乏其人,只是策划部小职员的苏志厚毫无优势可言。

那天晚上,林盈被另一个同事送回家,苏志厚的眼里有明显的失落。

苏志厚上11路公车的时候,周妙也上了这辆车,他很主动地替她刷了卡,然后他们找了座位坐下。

虽然是同事,但平时没有什么私交。他们属于策划部两个小组,周妙和林盈是一个组,苏志厚是另一个组。

周妙的性格很安静,戴着宽边玳瑁眼镜,穿衬衣和长裤,没什么特色可言,在公司里勤勤恳恳上班,不惹是非也不爱出风头。

就是那个晚上,周妙说她是云南人的。

苏志厚望着她笑,很相信。

然后周妙又说,不如我帮你追林盈吧?苏志厚怔了下,问为什么。周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因为你请我坐了公交车。

你可得继续帮我

那天吃过午餐,周妙和林盈一起从餐厅出来,周妙适时地说了句,那是苏志厚吧——彼时,苏志厚正拿着火腿肠喂一只流浪小狗。这是周妙安排的,她说林盈喜欢养宠物。只是后来的情况有些失控,当林盈走后,苏志厚只顾去看她,没注意到自己的手被小狗当成了火腿肠。

周妙陪他去打防疫针,一共要打五针,他对着针头大呼小叫,周妙瞪了他一眼,说,那就别打了。

苏志厚终于安静下来,蹙着眉头把胳膊伸过去,说,还是得打,要是真染病死了太不划算。周妙低下头,看了看他的伤口,又看了看他的胳膊,沉默不语。

坐公车回去,依然是苏志厚刷的卡,他叽叽咕咕地说周妙我又请你坐公车了,你可得继续帮我。

周妙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地滑在苏志厚的肩膀上,他挪了挪身体,小心翼翼把开着的窗户给合上了。阳光落在周妙的脸上,苏志厚发现她的睫毛好长,她的鼻翼上有几颗小雀斑。她没有睁眼就抬起手把他的脸扳过去,说不许看。他撇了撇嘴,笑着说,你又不是美女。

又到了午餐时间,苏志厚不去餐厅吃了,他带了便当,辣子鸡丁和西芹百合。他打开饭盒的时候,林盈“正好”经过,说道,苏志厚,让我尝一口。她尝了后大赞好吃——的确好吃,苏志厚吃得一点也没剩。

其实那是周妙做的。因为林盈对未来的老公有个要求,那就是厨艺要好。也许苏志厚不够浪漫,不够多金,不够帅气,但他可以证明他很适合做她的丈夫。

那天下班的时候,林盈问苏志厚会不会玩植物大战僵尸,她想加他。苏志厚把他的号给了林盈,但他一直没有通过她的申请。

苏志厚问周妙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现在顶多只能算是好感,还没有爱到非他莫属的地步,得沉住气。

铁角凤尾的魔术真有用

有了小小的胜利,苏志厚对周妙充满感激,这一次他不仅请她坐公交车,还请她吃了火锅。

热气腾腾中,苏志厚跟周妙埋头大嚼,好不快意。苏志厚发现,她太能吃了,涮羊肉一片接一片,他根本就抢不过她,两个人拿着筷子在锅里争抢,她干脆把他快要送到嘴边的一块肉给硬生生夹了过去。他大叫一声,周妙你这么能吃,工薪阶层怎么养得起?

周妙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苏志厚很八卦地问下去,男朋友是小开?老板?海归?周妙拿筷子打了下他的手,我男友在读博,前途似锦。

有天晚上,周妙请加班的同事吃饭,其中当然包括苏志厚和林盈。进电梯的时候,周妙不小心,一个踉跄撞到旁边的林盈,苏志厚立刻就扶住了林盈,他的手搂在她的腰上,她的脸变得通红,娇羞地说了句谢谢。

苏志厚在身后对周妙比了个耶的手势,他以为那也是周妙的小把戏——总是会制造一些场景,让他适时地表现一下。他不知道,刚才周妙真的是不小心,她的手肘着地时,很疼。

吃过夜宵,周妙说,苏志厚你跟林盈住同一个方向,你送她回去好了。林盈没有反对。他们起身走的时候,苏志厚回头望了周妙一眼,她站在清冷的月光里,有些落寞。

三个月后,苏志厚和林盈真的在一起了。

这最后一步,当然还是周妙的法子。那天在公司天台,林盈撞见了周妙和苏志厚。周妙的脸朝苏志厚一点一点地倾斜下去,在马上就要吻上的那一刻,被林盈的一声咳嗽打断了。有些人,你平时根本就不觉得多重要,等到有人跟你抢的时候你就察觉到了——这也是周妙说的。周妙是故意要激起林盈的嫉妒心。

周妙在咳嗽,是真的咳嗽。

我请你坐公交车吧

周妙在抽屉里翻到一盒糖浆。她回头看了苏志厚一眼,他正望着她笑。她冷冷地转身,丢给他一个背影。

周妙他们组的组长辞职了,组里的人资历都差不多,公司领导决定,就看最近一项活动的策划书,用了谁的策划,组长的职位就是谁的。苏志厚问周妙她的策划主题是什么,她看了他一眼,问,你女朋友让你来打听的?他的眼神有些躲闪,嘴上却说不是。

周妙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翔实的策划书,苏志厚看得啧啧不已,这是份很不错的策划。周妙说拿去给你女朋友吧,苏志厚怔了一下,问为什么。周妙说自己打算辞职去男友所在的城市,这份策划就当是送给他们最后的礼物。

苏志厚把策划书拿在手里,翻了又翻,他的心里突然间觉得有些空。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了依赖她,习惯了听她的话——有些人你平时好像不觉得很重要,等到要失去的时候你才会察觉。

但苏志厚只是轻轻地说了句,走,我请你坐公交车吧。

阳光照进窗户的时候,他扳过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她问,你会记得我吗?他说当然会。她说其实铁脚凤尾的蛊是下给两个相爱的人的,如果你一直得不到那个人的心,你所承受的单恋的痛苦就会比以前多一倍。

苏志厚依然信了,他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不是冒险吗?周妙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得到林盈的心。苏志厚苦涩地笑了笑。

那天晚上,周妙在苏志厚的楼下,站了许久。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比他更容易轻信别人的男人。她说她有男朋友,他就信了;她说她辞职是为了去陪男友,他还是信了。

其实她哪里也没有去,她就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原本她真的只是想要帮帮苏志厚,为他的轻信,为他的单纯。但下蛊的人却也不小心被蛊迷住了,在相处之中她被他打动,但他的眼里一直只有林盈。不是说她在他心里没有位置,只是每次他看她的眼神里都没有男女间的那种爱。

偶尔她会从手机里翻出苏志厚的照片来,看看他的照片,再看看窗台上那株茁壮的铁脚凤尾,会无声地笑起来。

她并不感觉到悲伤,真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