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父亲来泉打工遭遇车祸儿欲休学照料父亲

发布时间:2020-11-23 02:16:29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哭红眼的小斌握住父亲的手,希望他早日醒来。

在安徽淮南师范学院读大二的徐小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父亲徐声全了。三年前母亲因心脏病去世后,父亲成为他唯一的亲人。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放寒假了,他原本打算到泉州与父亲开开心心过个春节,但这简单的期盼却落空了。11月26日晚上6点多,父亲被飞驰而来的小车撞倒,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从淮南赶到泉州的小斌,几天来不分昼夜地守在病床前,不断地对昏迷中的父亲说:“不要抛下我,你一定要好起来……”□记者王丽虹实习生林岚戴涵琦文/图

久别相见无语凝噎病房内

“小斌,你爸出车祸了!”11月26日,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正准备英语四级和期末考试的小斌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良久回过神来,他只有一个念头,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父亲身边。淮南没有直达泉州的汽车,只能到合肥再转车。匆匆向辅导员请了假后,他带上行李,一路辗转颠簸终于抵达泉州。

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看到父亲浑身插满管子、骨瘦如柴的模样,小斌忍了一路的泪水夺眶而出。父亲的工友告诉他,他爸爸是在泉州台商投资区霞辉路口,被一辆疾驰而来的银白色小车撞倒的。肇事车辆逃逸,伤势严重的他被送到医院抢救,短短数天,住院、手术已花去6万多元。除厂里垫付了一部分,全厂员工还募捐了一些钱。

事故后的徐声全,仅右腿就有四处骨折,肺部通过插管才能呼吸,至今生命体征还不稳定。由于满身是伤,任何轻微的翻身,徐声全都感到疼痛难忍。听着虚弱的父亲嘴里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小斌心疼得不断流泪,无奈的他只能轻轻握住父亲打点滴的手,安慰道“我来了,爸,我在这里”,然后再也说不出话来。也许听到了儿子的呼唤,此时昏睡中的徐声全眼角滑出几滴泪水,小斌赶紧轻轻为父亲拭去泪水。

母亲去世父亲独立撑起家

在小斌的记忆里,父亲总是很瘦,1.72米的个头只有100斤重,但父亲的肩膀总是那么温暖,那么宽阔。他说,小时候自己体弱多病,是个让人操心的孩子。3岁那年,他突然在夜里发起高烧,母亲忙端来凉水给他降温。到了下半夜,眼见着体温越来越高,父亲坐不住了,背起浑身滚烫、昏昏沉沉的他,匆匆赶了3.5公里的山路,敲开了乡诊所的门。“再晚一步,这孩子的命就没了,多亏你跑得快。”乡医对父亲说。

2001年,为了赚钱养家,供孩子读书,39岁的徐声全不再守着家里的几亩薄田,来到泉州打工,一打就是11年。为了节省路费,他每两年才回家过一次春节。4年前,远在老家的妻子被查出患有心脏病,必须要动手术。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巨额的手术费是他们无力承担的。小斌的母亲不愿住院,坚持在家进行保守治疗。

幸运女神未能眷顾这个家庭,2009年4月,小斌高考前一个月,一次突发的心脏病最终带走了母亲。还在泉州打工的徐声全匆忙赶回安徽老家,也没能见到妻子的最后一面。“爸爸妈妈的感情很好,我几乎没见过他们吵过架。治疗费加上办丧事,家里先后欠下了不少钱,为了还债,父亲这几年一直节衣缩食。”说起这些,小斌又忍不住泪如雨下。

照料父亲学子无奈欲休学

由于母亲病逝,那年高考小斌发挥失常,复读一年后,他考上了安徽淮南师范学院。小斌还记得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情绪很少外露的父亲,激动地上前紧紧抱住了他,那天晚上还拿着通知书看了一遍又一遍。为了让儿子专心学习,父亲工作更卖力了,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他只给自己留300元,除了还债,其余的都拿来给儿子攒学费和寄生活费。

“他是搬运工,每天都要来回搬运,背一年比一年弯了。”每每想起父亲费力搬货物的背影,小斌总恨不得自己能早点毕业,早点工作。每次他都劝父亲换个轻松点工作,今年,父亲终于答应了他,年纪越来越大的父亲,也实在是搬不动了。

“即使休学去打工赚钱,沿街乞讨,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让父亲离开我。”面对昏迷的父亲,小斌说得很坚定,但说起每天两三千元的医疗费,他又显得不知所措,嘴里不停地自语,“父亲这辈子还没去哪里旅游过,我还没有与父亲合过一张影,没有赚上一分钱孝敬父亲……”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爱蜜社性感美女

萝莉萌妹子清新学院风街拍图

性感大胸妹子黄歆苑内衣诱惑写真

清纯萝莉cosplay粉红女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