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PE圈有三怪老甲鱼开始担心了-【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8:33:54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一组来自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2010年二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有45支基金完成募集,新增可投资中国大陆地区的资本量为191.63亿美元,环比上季度增长了逾2倍,同比增长更高达5倍。

“突如其来”的庞大资本量,让PE、VC行业资深人士都心里犯慌,都知道钱多好办事,太多却不一定是好事。

报上广招贤士 “老板”天天被人挖

西湖边绿荫下,2栋独立4层楼,浙江本土资格最老的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天堂硅谷的窝就在玉皇山路上。

袁维钢,浙江天堂硅谷股权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总裁,虽然上半年投资的企业里有3家IPO,但他却很焦虑,因为缺人!

近日,天堂硅谷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个大大的广告,招聘项目经理。这已经是天堂硅谷今年第二次在报纸上刊登招聘广告,VC(风险投资)、PE(股权基金)在报纸上广招贤士,之前似乎没先例。“广撒网,我们缺人,急。”袁维纲说。

“今年要大转型。”袁维纲说,一头避开高峰,PE已几乎进入疯狂阶段,因此转向中早期项目,中早期项目未知数多,对投资经理的要求自然也更高。

另一头,天堂硅谷欲成立并购基金。“未来5年,并购基金市场很大。”

所有这一切规划都需要人才。可这个行业的人才原来就稀缺,现在更是一将难求,据了解,天堂硅谷已经和杭州、四川两家准龙头企业在洽谈并购基金事宜,有钱没人也白搭,怎能不急。

“别说找人难了,我最近也被猎头骚扰死,挖人挖到老板头上了。”说起人才,A先生(因要求,不出现其名)哈哈笑出了声。这位浙江风投界名人,一直低调神秘,管理着几家创投公司,没想到万能的猎头,还是找到他,想说服其另投明君。投资人不是谁能做的,A叹这个行业现在“伪”投资人太多。

不缺钱,就缺人!PE行业的一大怪圈。背后的始作俑者确是热门的投资冲动。前阵子去温州采访,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最近打电话来要求组织看房的人少了,打电话来问哪里有PE项目的人多了,光温州各类形式的本土风投或投资公司已有100多家。也就在一周前,天堂硅谷在萧山机场出来第一块广告牌上做起了广告,这家向来低调闻名的浙江最早的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忍不住举牌了。

送钱越来越难 谁说“有钱就是大爷”

听一个浙江投资人讲了2个故事,惊讶之余,感叹,这个社会,有钱也不一定是大爷啊。

故事一:温州有家企业,低调得离谱,已经做到行业老大,却很少为人所知,因为之前所有产品全部出口。是金子躲得再好,总会发光,于是被万能的投资人无情地揪了出来,带着万般诚意想“送”钱进去,没料对方不需要钱。

咋办?投资人得知他们想开辟国内市场,上门出点子,送建议。果然,企业有点小动心,对投资人也客气多了。吃饭喝酒聊天,结果晴天霹雳,对方说不上市。

咋办?转换思路,先说服其上市。如今,这家公司仍然坚持不上市,一个多月了,投资人仍然锲而不舍。

故事二:去年,投资人到四川看中了一个公司,去的时候已经有2家创投公司介入了,有人抢说明是好东西,一谈就几个月,而这期间,从3家创投竞争变成了10多家竞争,价格从6倍市盈率最后谈到12倍。最后终于以13倍价格谈妥,北京突然杀出一匹黑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用15倍的价格和对方公司签了合同。投资人只能感叹,强盗横行的江湖,连煮熟的鸭子也会飞。

送钱越来越难,PE行业的第二大怪圈。恶性竞争已经蔓延至投资行业。“PE如今已经疯狂了,过去以5、6倍市盈率入股是普遍的价格,如今一个项目几十家创投争,价格一报一个高,为避风险,天堂硅谷投资有正规的一套流程要走,没办法跟那些一口报价的创投去拼。”袁维钢说,这也是他们之所以想避开PE的原因之一,现在很多投资公司一头热,在袁维钢看来,15倍以上的价格已经虚高,没有投资价值,如果市场不好,很容易出现一二级市场倒挂现象,即使企业上市了,投资公司也不一定赢利。

“近来某些PE/VC以近20倍市盈率入股企业,这对没有上市的企业来说,是非常高的估值,有一定的泡沫成分。”软银中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主管合伙人宋安澜,不久前在参加一风险投资论坛接受采访时说,现在PE/VC这种“一哄而上”的现象不太正常,尤其是对一些临近上市的中后期项目,PE/VC往往会“争得头破血流”。

小店老板成私募合伙人

去年,PE界发生了件大事,上海汇乐创投集团董事长、天津德厚资本执行合伙人黄浩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公安局带走。这是一家注册为基金公司的PE,组成是:一名不足30岁的基金管理人和一群退休工人为主体的投资人。

前不久,在宁波的张先生打电话咨询在杭州证券公司工作的女儿,说隔壁开小店的老王去做“原始股东”了,炒股票老亏,要不要也去开个后门。搞了半天,张小姐才搞明白,原来是隔壁家老王做了LP(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者),将钱投进了一家投资公司,该公司号称有一家非常优质的企业即将上市,投进去至少翻40倍。问父亲准备投多少?张先生说:“10万。”张小姐立即制止。

注册为股份制公司的创投企业,根据《公司法》及《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相关内容,股份制创投企业的投资者人数不应超过200人,单个投资者对创业投资企业的投资不得低于100万元人民币。

小店老板、退休大爷都做LP,PE行业的第三大怪圈。“如果连扫地大妈都去炒股,那么股市泡沫就快破灭了。”这是前几年,股票市场唠叨得比较多的一句话。就连退休大爷都去做LP,那么创投市场是不是也充满了泡沫?

老陈15年前就出国做生意,去年卖掉了国外几家饭馆和仓库回来了,民间资本发展高峰会他去了,听了半天,心潮澎湃,收回来一沓名片,里面好多“武林高手”。“高级合伙人”在老陈的脑海里浮现的,就是股东,而且是占股不少的股东。其不知,其实所谓高级合伙人也只不过是投资经理。

“我们的LP是有门槛的。”袁维钢说,以高端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为主,首先必须有投资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其次,要跟共同投资理念,最后,必须实名投资,不欢迎凑份子。“这个行业只有规范,有好的团队,才能走得远。”.

PE江湖志 乐不起来的汇乐

5月10日,上海汇乐创投集团董事长、天津德厚资本执行合伙人黄浩涉嫌集资诈骗罪一案将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调查将近一年,两度被退回侦查的案件终于有了新进展。

汇乐和德厚,均草创于1982年出生的黄浩之手,投资人为大量退休职工。其融资粗糙、投资轻率,充分暴露出草根PE界的混乱现状。

根据汇乐监事长、71岁的张敏回忆,2005年底她认识了一位叫李玉娥的股友。正是这位“李老师”将黄浩介绍给她,并提议由黄牵头,大家出资成立一个投资公司,投资一些中小企业。张敏入股汇乐公司后,又介绍其表妹、媳妇等亲戚参与,介绍人可以收取3%、5%甚至更高的提成。汇乐集团的股东就这样以“滚雪球”的方式发展起来。

公司成立一年半的时间内,以黄浩为首的投资者又先后设立了数家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汇乐集团共投资五个项目,自黄浩被警方带走后,这些项目多数处于停滞状态。

一位自称汇乐集团小股东的人发表博文称:“五个项目的投资额总计约8000万元,2006年成立的汇乐集团,虽尚未成功退出任何一个项目,却曾在2007年和2008年度两次分红,每股红利1毛。”

2008年,正值大型产业基金概念方兴未艾之际,黄浩注册成立了德厚资本中国基金,设计规模达10亿元。2008年6月11日,德厚资本在天津滨海新区挂牌成立。

在业内人士看来,黄浩案恰恰反映了当前草根PE惯用的手法,即在天津注册基金,在上海融资,从现在监管的属地原则看,找上海的投资者融资,一旦出现问题一定是上海的监管机构出手,而PE注册地的监管部门并不会直接感受到这种来自投资者的压力。PE的这种跨地域发展必然对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形成越来越多的挑战。综合央视财经、新世纪(002280)周刊

北京室内舞台舞台灯光音响搭建

中合育才北京团队的建设军事拓展训练团队合

儿童用品CPC认证申请美国CPSC授权机构亚马逊

幼儿园EPDM橡胶施工幼儿园塑胶地坪价格

全国回收三星i9235全套边键高价采购富士通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