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曹德旺专注福耀玻璃冲刺世界领先江阴给料机锻钢闸阀机械手表影碟机Frc

发布时间:2023-11-29 15:01:41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曹德旺专注福耀玻璃冲刺“世界领先”

曹德旺创建的福耀玻璃,从一开始就以“为汽车玻璃专业供应商树立典范”为己任,立志为中国人做出属于自己的玻璃。

在发展过程中,福耀玻璃经历了从创业时的稚嫩走向成熟,从多元发展走向专业,从地方走向全球的过程,助推中国在全球汽车玻璃行业的崛起。

正因为专注于主业,如今,福耀玻璃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商,并向着“世界领先”冲刺。

承包乡镇企业

曹德旺很低调,走进公众视线是因为河仁基金会的创办,这个基金会的名字正取自其父亲。

曹河仁曾经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货股东之一,因彼时时局动荡,夫妇二人决定迁回老家福建福清,一个靠海的城市。

离开上海时,全家人乘坐邮轮,财产则放在另一条运输船上。回到福清后,放在运输船上的家当却迟迟没有运到,最后得到消息,船沉了。

就这样,原本富裕的曹家顿时变得一贫如洗。

也正因为如此,1946年出生的曹德旺,9岁才上学,14岁被迫辍学在家放牛,之后还在街头倒过烟丝、贩过水果、拉过板车、修过自行车。

其间艰辛,只有亲历者才知。

比如,做水果生意时,曹德旺每天凌晨3点多就出发,从家骑自行车赶到福清县城时天刚放亮,然后等果农来了开始进货。货比三家,讨价还价是常有的事。一切办妥之后往往已到中午,为了省钱,他通常就地煮饭。

吃完饭后,顶着炎炎烈日,曹德旺用自行车驮上300斤重的水果往回赶,感觉就像在火里穿行,回到自家所在的高山公社已是下午4点,等把300斤水果再批发给商贩后已是6点。通常到家吃完饭差不多就晚上八九点了,考虑到第二天还得赶早,他基本饭后就睡觉。

如此下来,他每天赚取的差价约为两元,这是一家人生计所在。

22岁那年,曹德旺结婚了,背负了几百元的债务。在那个年代,几百元钱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

为了还钱,他种起了白木耳,运到邻近的江西卖。领先次卖了100多元,第二次则卖了200多元,而当时一般人种地一年才收入100多元,这让曹德旺非常兴奋。

第三次他想做笔大单,结果到江西鹰潭后货被扣押。他清楚地记得,江西老表人很好,叫他回去开一张证明,证明这些东西是集体的,就把货还给他。

但回来后他发现开不了证明,就这样,曹德旺第三笔生意亏得一塌糊涂。为了还债,他把老婆的嫁妆全卖了。

没了做生意的本金,曹德旺去水库工地拉起了板车,还去食堂打过杂。

几年之后,机遇再次来临。1972年,曹德旺帮农村推销树苗,赚100元可以抽成20元。到1975年,他居然攒下了5万元,这相当于现在一两千万元。

1976年,曹德旺所在的福清高山镇创办了一家乡镇企业,即高山异形玻璃厂(福耀集团前身)烟草机械。

曹德旺在这家玻璃厂做起了业务员,工作是推销人称“大陆货”的水表玻璃。然而,这家乡镇企业经营很不理想,连年亏损。

1983年10月,曹德旺承包了这家工厂,内抓生产,外联市场,当年居然赚了20万元。“工厂设备投资了六七年,已经非常破旧,我让工人三班倒,设备不停。设备摊销下去了,量上来了,当产品的质量相当重要然被我赚到了。”回想起这些,曹德旺憨憨地笑了。

首个做汽车玻璃

高山异形玻璃厂做的是水表玻璃,曹德旺后来又怎么做起了汽车玻璃?

故事同样颇具戏剧性。1984年前后,曹德旺到武夷山游玩,给母亲买了根拐杖,抡起来往肩上扛的时候,开日本车的司机训他:“你小心点,不要把我的玻璃碰碎了,几千块钱一块呢。”

曹德旺是做水表玻璃的,当然熟悉玻璃行情,他看那块汽车玻璃也就50到100元,怎么司机说值几千元钱呢?

他决定摸清情况,结果出乎意料,市场价确实上千元。因这种玻璃国内生产不了,需从日本进口,价格全是人家说了算。

血气方刚的他非常气愤,当然,他也看到了商机。

1985年,高山异形玻璃厂进入汽车玻璃领域,这也是领先个进入此行业的中国企业,也由此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由国外品牌垄断的历史。

两年后,曹德旺将工厂从偏僻的高山镇搬到福清。也就在那一年,曹德旺联合11个股东集资627万元,成立了福耀玻璃有限公司。

为了突破日本公司的技术壁垒,曹德旺花巨资从芬兰引进了当时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同时,在全国范围高薪聘请技术人才进行攻关,终于研制出汽车专用玻璃。

成本不到200元,售价2000元,9倍的利润还是比市场上的日本货便宜很多,福耀的产品因此供不应求。

此后,福耀玻璃走上了发展快车道。

短暂的多元化

短短几年,福耀玻璃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

在福耀玻璃快速发展过程中,曹德旺也面临过诱惑,经历了短暂的多元化。

上世纪90年代前期,当时的福耀除了汽车玻璃主业外,还涉足房地产、装修工程、证券等领域。那时,从公司领导到福耀员工都觉得,福耀已经走过了几年光辉灿烂的历程,是时候步入一个新的征程,全力向集团化、多元化、国际化迈进。

此时的福耀以其自有的速度大步横向扩张,但很快就遇到了难题。1993年,国家实施领先次宏观调控,原本求企业借钱买地的银行却抽掉银根,市场需求也因政策冷却。“工厂赚的还不够付那边的利息”,布局的失力,使福耀陷入危机。

曹德旺因此陷入深思,手中的香烟一根接一根地燃烧着:自己究竟该不该专心经营玻璃厂?是不是应该把福耀的副业剥离开来?专营玻璃又如何从当时的数千家玻璃厂中突围?这些问题不停盘旋在他的脑海中。

直到有一次,在美国福特汽车博物馆,曹德旺找到了布局的答案。

他发现,100年前的美国和现在的中国有些相似。当时美国有5万家汽车厂在竞争,而如今,只剩下3家瓜分所有市场,至于能够存活下来的汽车玻璃公司,历史都超过百年,这些公司都是靠专心于一件事而成为最后的霸主。

与此同时,新加坡交易所的一位专业人士在拜访曹德旺时,听闻福耀发展境况后建言:“国际上比较成功的大公司一般都以专业化经营为主,买福耀玻璃的人,未必会买你的房子。”

曹德旺这时更加坚定了走专业化的路线,“多元化是一个误区,一个人的经验有限,精力有限,资金能力有限,对企业管理的能力有限......多元化失败,其实就是不务正业。”

1994年,福耀转让了对房地产公司和装饰公司的投资,1995年又收回了南方证券的投资,所得资金全部投入福建万达汽车玻璃有限公司的建设。从此,曹德旺从多元化回归专业化,专心致志做玻璃。

进军上游浮法玻璃

重新调整战略后的福耀,除了在汽车玻璃市场继续开拓外,开始更加纵深式的发展,将目光瞄准了上下游一体化的扩张,也就是汽车玻璃的原片——浮法玻璃。

自福耀成立之日起,曹德旺就立志“为中国人做一片属于自己的玻璃”,在拥有浮法玻璃之前,这一片玻璃的原材料还把握在别人手里,福耀做的只是汽车玻璃的后加工程序,这一片玻璃还未完全“属于自己”。

此前,福耀的汽车玻璃原片材料通过国外进口以及国内采购途径获得,一般而言,玻璃原片占汽车玻璃生产成本的1/3左右,但是,玻璃原片的运输、包装费用、尺寸不合导致的浪费拉铆螺母及破损缺陷率占玻璃采购成本的15%它采取液压加荷以上。同时,国内汽车级别高端浮法玻璃生产数量本身偏小,加之几家可以生产这类浮法玻璃的企业本身也有汽车玻璃加工业务,玻璃原片受制于人早已成为福耀的“心病”。

2001年,一剂良药不期而至。位于吉林双辽的一家浮法玻璃厂濒临破产,该厂向当时在长春建设汽车玻璃厂的福耀求助,虽然这家工厂并不能生产汽车级别浮法玻璃,但曹德旺还是决定收购。

消息不胫而走,2002年4月,距双辽不到100公里的内蒙古通辽市委书记和市长赶到机场把曹德旺拦了下来,希望福耀也把通辽玻璃厂收购了。

当时通辽玻璃厂有两条生产线,濒临破产,厂区满地碎玻璃,办公楼及车间的窗户玻璃甚至都是坏的,豁着课桌大口;车间里尘土飞扬,工人的头上、脸上、身上沾满白灰,士气低落;由于原料用的是轻碱不是重碱,窑炉已烧破了十几个洞......曹德旺考察后,随同的所有人都认为不能花几亿元买个破烂。当天晚上,曹德旺考虑了许久,仍然下不了决心。

没想到的是,考察结束的第二天早上5点,通辽市长等在酒店外,一见面就问:“曹董,你们昨天开会研究得怎么样?”

“还没有结果。”曹德旺说。“曹董,您一定要帮这个忙,如果这次您不同意,熔窑一放水就完了。”说到这里,市长显得更为着急,“这个工厂是我们市里的重点工厂,有两三千工人,市里非常重视,但现在我们没有能力管理,您一定要帮忙。”

看着市长如坐针毡的样子,曹德旺心生感动,暗想:想不到市长为了企业的生存,竟然三更半夜起来等我。

于是,他果断地说:“好,我决定买下来了。可是还有很多事我没有办法做,您要帮忙。领先,要到冬季了,冬储的材料没有进来,如果我现在调材料来面临过年通道的问题;第二,火车站接收问题、卸货问题,这一大堆问题要请政府帮我们的忙。”听了这番话,市长像卸下了一个重重的包袱,“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政府会全部解决。”

收购这两家国有老厂可以被视为福耀的“战略性举措”,浮法玻璃在生产工艺上与普通玻璃相通,福耀可以通过收防盗盖购了解上游生产并且积累经验。通过技术和管理改造,同样能产生很好的效益。

2006年,福耀又在海南建设了两条生产线,市场最鼎盛时,福耀有9条浮法线同时运行。

福耀集团的全球络

壮士断腕

坚定以玻璃为主业的发展方向后,福耀走出了举世惊叹的步伐,迅速占领了国内大半市场份额,并进军海外,取得了不俗成绩。

然而,任何一家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时代背景、经济环境,考验真正伟大企业的标准之一便是在经济萧条之际,企业能否化危为机,走出困境,甚至逆势增长。

众所周知,随着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的破产,引发了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国内、国外哀鸿一片,实体经济更是受到严重冲击。在中国,很多公司倒闭,房地产市场遭受的打击最为明显,建材相关产业受到震荡的直接反应是建筑用浮法玻璃价格大幅跳水,售价仅1800元/吨,将要冲破成本价。

那时,除了曹德旺,很多人仍然抱有一丝侥幸,“说不定下半年就好了。”曹德旺斩钉截铁地告诉所有人,“没有下半年了,下半年的价格会更低!”

这一判断基于曹德旺对多年经济形势的规律总结,他总能从若干现象中找出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律。于是,曹德旺做出了至今让人敬佩不已的决策,在经济危机尚未凸显之际,果断关闭福清一条浮法生产线。

然而,决定福耀未来发展的此次“壮士断腕”并没有结束,在随后的时间里,福耀相继关闭了具有良好盈利能力的3条浮法生产线。

是年11月初,曹德旺前往东北,准备关闭双辽的一条建筑用浮法生产线。此时,双辽全资子公司的两条浮法玻璃生产线当时月盈利超300万元,几乎所有人都反对曹德旺的这个决定。

但是,曹德旺下定了决心,他到双辽的领先句话是,“我今天来就是来关线的!”当天,那条尚在盈利的浮法线就关闭了,“眼下房地产行业状况只会越来越糟糕,关掉这条是为了保护另一条。”曹德旺给出了忍痛割爱的原因。

事实证明,11月正是玻璃价格下跌最快的时候,下半月的价格一下子从1800元/吨跌到1400元/吨。关闭后,双辽工厂仅库存就损失100多万元。然而,因为福耀作为行业龙头的影响力,其他厂商在他们关线后纷纷跟进,全国一下子关掉了40多条浮法线,总产量下降,福耀在东北的3条浮法线因此得以保全。

2008年底,福耀双辽工厂总经理被调到福耀海南工厂。他到海南后跟曹德旺汇报说,海南原来的生产成本为1400元/吨(东北用电,海南用天然气,因此成本更低),他可以把成本降到1200元/吨。“但是,市场价格已经跌到900元/吨。”

但曹德旺的回答很简单:“关,马上关!”

当天,福耀就召开内部会议讨论此事,一直讨论7天都没通过。曹德旺拍着桌子吼道发泡剂的分解温度应比交联剂的活化温度高出10℃左右:“如若不关,损失更大,不管你今天同意不同意,都要关!”

第二天,他就派了一位副总经理去海南做关厂准备。那位副总经理离开的第三天,曹德旺亲自奔赴海南。因为海南缺乏大型工业,福耀海南工厂两条浮法线都关掉需要省委批准。海南省委本打算拿财政收入补贴福耀,但曹德旺看淡房市,他觉得,“政府补贴不起,福耀也亏不起,不如现在先关掉。”

当时,福耀内部也有一个担心:一下子关掉4条浮法线,会不会引起股东担忧?

曹德旺的解释是,福耀总资产接近100亿元,关掉的4条浮法线仅占福耀总资产的10%多,停产不代表全部报废。仅就海南而言,截至11月30日的流动资产合计是2。82亿元,库存是1。56亿元,非流动资产是8。44 亿元,可以收回4亿元左右的流动资金。固定资产虽然要计提损失,但算起来,停产的损失比边生产边亏损要小得多,而且规避了建筑玻璃会继续降价的风险。

关闭4条建筑级浮法玻璃生产线,及时刹车,使得福耀玻璃避免踏入相关行业不景气的歧途。面对危机,福耀决定出让海南两条玻璃生产线相关资产,回收资金,进一步集中资源,更加专注于汽车玻璃业务,并由此成功进行了产业结构优化。

全球玻璃()部

jx.7742377.cn
jx.5754467.cn
nongye.4725869.cn
yule.193911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