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监管失位东营电信业盛行砍光缆上饶陶瓷球阀压实机车身彩条聚焦透镜Frc

发布时间:2023-12-08 01:57:46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监管失位东营电信业盛行砍光缆上饶陶瓷球阀压实机车身彩条聚焦透镜Frc

监管失位 东营电信业盛行“砍光缆”

2015年11月2日,伍钢(应采访对象要求,为化名)又一次带着失落走出东营市人民法院。一个被伍钢称为 砍光缆第一案 的案件,已经审了两年多,依然没有结果。

在东营的电信市场,竞争基本靠砍 砍光缆。 伍钢向回忆,2013年5月,伍钢承接了东营电信在东旭小区的光纤入户工此政策实行预计将每一年最少减少3万吨钒渣供应程。施工多次被阻挠,且光缆于7月29日被东营联通员工张某、仲某剪断。后张某、仲某承认剪光缆事实,该案件于2014年5月移送东营区人民法院审理。

据悉,由于监管失位,运营商之间以互砍光缆破坏对手基础设施作为竞争手段。在东营市场,这一现象尤为严重。2012年以来,随着宽带中国建设拓展,东营联通在多个小区频繁破坏电信光缆设施。

每一年,东营市都有七八个小区的电信光缆被砍,有的小区一年被砍次,每次都留下了充分的证据证明就是联通带人砍的。 伍钢表示, 但东营联通称这种做法为 依法清除 。 据伍钢介绍,2015年11月2日,该案件第四次开庭,嫌疑人张某称剪光缆是 依据胜利油田2009年第52号文件对违规光缆依法清理。

剪光缆带来的直接收益是将电信宽带挤出市场。目前,联通在东营市宽带占有率超过90%,而电信不足5%。不过,未能联系到东营联通对此置评。

东营电信 江湖

互砍光缆 属于中国电信行业的特色文化,每个省份的真空玻璃不同运营商都曾相互磨刀霍霍。不过,在大部分省份,砍光缆都是一种 威慑性武器 ,只是偶尔为之。虽然《物权法》、《刑法》都为此类行为设置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但运营商之间互砍光缆事件鲜有对簿公堂,往往只是被当地通信管理局通报批评。

但在东营,砍光缆是常萍乡规手段。 伍钢已经在东营从事光缆施工4年时间, 每一根光缆背后,都意味着大量的宽带用户。手起刀落,用户易主。

2009年,胜利石油管理局发布52号文件,提出居民小区宽带、业务 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支持联通 ,其后胜利油田胜中社区管理中心授权东营联通,可以清除 违规 运营商通信设施。此时,东营电信的宽带、要么被物业拦在门外,要么刚进入小区就被东营联通清除,整个胜利油田所属物业小区只有联通一家宽带运营商。

2012年,中国电信在全国开展 光城市 建设,北方电信普遍开始通过高速率、低价格的宽带与联通抢占北方市场,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

这一年,东营联通出台《市场保护考核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要求,如果对手侵入联通垄断的小区,相关负责人一律被重罚;而如果将竞争对手赶出小区,则一律重奖。

由于长期垄断,联通的服务质量、价格没有竞争优势。时至今日,联通10M宽带年费约600元,电信仅440元。而且,东营联通也是目前了解到的唯一仍然收取初装费的地方运营商,初装费为元。这种情况下,产品没有竞争力的联通,砍光缆更加频繁。

事实上,52号文件违反《反垄断法》、砍光缆违反《物权法》、《刑法》。但当时,在东营电信行业,知道这个的人很少,愿意拿起法律武器的人更没有。 伍钢如是告诉。

2012年底,伍钢开始承接电信业务,奔走于社区、物业、石油管理局、电信、联通之间,帮助东营电信拓展小区宽带业务。 要去普法,也要经常对抗各种各样的暴力,这就是东营的电信江湖。

2012年之后,伍钢承接施工的光缆业务多次被砍。除本次诉讼中的东旭小区之外,敬业小区、现河北区、胜利花苑等小区多次被剪,即使是被立案调查之后,东营联通仍于2014年7月、10月先后在5个小区剪断电信光缆。

2015年,我告得太狠,联通已经不敢砍我的线路了,但东营其他区县,仍然在大刀阔斧。 伍钢说, 如果这个案子联通输了,那么以后联通再也不能拿 依法清除 为借口阻挡其他运营商进入市场。

目前,整个东营市没有任何一家民营宽带运营商。

普遍吃地皮

江湖,不仅在运营商之间盛行,更存在于整个东营市。

东营烫金加工市区,每一个区片都有负责人。 伍钢告诉: 无论你打开哪个井盖去放光缆或者维修,不出15分钟,肯定会过来几个人收钱,不给就根本无法施工。 伍钢称, 来收钱的,都打着村里建安公司的名义,一般都得给个上千块才能打发,每次光缆敷设,都得过几个村、街道,每个地方都得交钱买路。

伍钢告诉: 2014年,电信去小区楼顶检修线路。还没出小区就被社会人士堵住了,以 破坏了6000平米防水 为由要求电信支付维修费,不给就破坏天线。 最后电信只能支吸离心泵付了7000元 维修费 。2015年初,这批人以同样的名义向三大运营商分别收取了6万元 维修费 。

还有人故意破坏运营商线路,等运营商维修时过来收费。 伍钢补充, 这些人偶尔还与某运营商合作,先砍光缆,再收保护费。 除此之外,断电、锁机房、拆基站等等手段不一而足。

一位山东电信人士透露, 公路、大桥、地铁等公共设施,均向运营商收取巨额入场费,以地铁为例,运营商入场费动辄3000万以上。

这些建设,其实都应该在规划时预留通信基础设施,就像规划水、电一样。即使收费,也不能高到这么离谱。 该山东电信人士称。

监管失位

电信行业的各种入场费,往往也诞生于监管缺失。上海、山东、四川、北京等地的电信运营商人士告诉: 最初专区每家企业都推出了独特并且具有竞争力的产品,为了排挤对手,运营商习惯与物业签订 垄断排他协议 ,给物业一定费用。虽然禁止其他运营商接入在探索塑料造粒机技术的新型发展道路时属于违法,但管局很少管这种事。几年下来,入场费盛行,现在想管也不好管了。

2013年5月,住建部与工信部联合下发《住宅区和住宅建筑内光纤到户通信设施工程设计规范》及《住宅区和建筑内光纤到户通信设施工程及验收规范》两项国家标准,明确要求小区光纤设施所有权归属住户,并且按照多家运营商公平接入验收。但江苏邮电设计院的一位负责人告诉: 标准的落地完全依赖于各地通管局的监管执行力度,目前只有少部分省份可以落地。

2015年10月14日,东营市拥有立法权后出台了第一部政府规章《东营市电信基础设施建设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了通信基础设施的设计、施工、验收方案,并提出平等的接入和使用条件,不得限制用户自由选择信息服务业务和电信业务经营者的权利。

但是,如果《办法》不能落地、执行,电信江湖将仍然要靠砍光缆、暴力等规则来劣币驱逐良币。


轮廓粗糙度检测仪
电动弯曲试验机
电动力学疲劳试验机
地板压缩测试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