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留在城市只为给孩子一个希望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4:53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资料图片:正在工作的农民工

半月谈记者 冯雷 杨玉华 丁文杰

安徽长丰县的农民工汪五四,10年前进入城市打工,一心想通过辛苦工作扎根城市过上“体面生活”。不过他发现,自己虽努力劳作多年,但离城市中产梦想却似乎越来越远。“我这一辈子希望渺茫,孩子就是我最后的希望。”他说。

“挣钱越来越难”

汪五四,今年25岁,安徽长丰县下塘镇北店村人,现在合肥市一家塑业公司打工。

“我初中毕业时16岁,通过县劳动局到天津一个食品企业上班。后来,这家企业在安徽淮南设了一个分公司,我又去分公司干了两三年机械操作工,那时工资一个月1200~1300元,一天干12小时。2003年闹非典的时候企业关闭,我只好又到合肥干油漆工。”

“我感觉那时收入最高。那时做油漆工,如果每天都有活的话,一年可赚35000元。按一套油漆装修平均4000元来说,两个人一年最低能做30套,一年每人可赚6万元,而这只需要8个月时间就能完成。但不可能天天有活的。”

“现在感觉挣钱越来越难了。企业以赢利为目的,再有钱也不会更多向一线工人倾斜。因此,我们工资涨幅不大,上升的希望很渺茫。现在社会发展太快,而我们农民工的收入虽说也有提高,但物价和消费水平提高更快,所以入不敷出,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别想着什么发展。”

汪五四告诉记者,他哥哥去年在天津一家企业打工时发生事故死亡。“现在想起那段时间就睡不着觉,我哥去世后我头发一下白了不少。他死后获得一次性补偿36万元。幸亏他之前在合肥买了房子,所以按城市人口赔偿的。如果按农村人口赔,相差不少钱。”

汪五四说,前几天他到企业面试,企业不想跟他直接签合同,让他跟劳务公司签合同,但他不愿意。“很多劳务公司是挂着企业的名字在招人,但招人后企业却不爱出合同和保险。我如果受伤或出事死亡,劳务公司不会完全赔偿的,而企业有这个赔偿能力。否则我再出事,我的孩子怎么办?”

一套房子击碎城市梦想

汪五四说,他哥死后,父母把他哥的房子转给了他,但他没有去住,仍然和妻子住在企业的集体宿舍里。“房子不想要,因为就是买得起,也养不起。”

2008年1月,他哥哥在合肥首付6万多元,买了一套82平方米的住房。“那6万元,有3万是家里的积蓄,其他的都是通过亲戚朋友借的。当时房价1平方米3500多元,总价28万元。如果这个房子凭我夫妻自己买,要5年才能付得起首付。夫妻两个在外一年纯收入最多2万元,这样没有三五年付不起。”

汪五四说,这套房子现在1平方米涨了300多元,一共涨了2万多元。“但现在只想尽快变现,因为按时还房贷压力太大了。而且以后自己居住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这个房子还贷20年,每月1340元,若住的话,三口之家每月物业费、水电费最低要1500元。我的小孩很快就要入学,虽然现在义务教育了,但幼儿园也要钱,每月至少500元,这三项加起来就3340元。我们夫妻二人在外上班,每月还产生路费、手机费,而这还是建立在无病无灾的基础上,但是人怎么可能无病无灾?另外还有人情费,亲戚朋友结婚什么的,也要拿点钱,人不能没有朋友。两个人在城市里生活,一个月加一起没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怎么能撑得住?我最多一月能挣1700~1800元,老婆1300~1400元,加在一起3000多元,远不够支出。”

“现在最怕生病,生病最怕看医生。我女儿是2008年3月出生的,小孩早产,生下来说4斤3两,需要转院治疗,原来的医生说没事,到新医院带二三千元就行了。但到了后,那儿的医生随便看看就下了病危通知,我当时就蒙了,问医生,医生说,治吧,先交1万元,后来住了9天,一共花了18000元。当时基本全借的钱。我妻子剖腹产、加上孩子在医院治疗,总共花了24000元。当时我们参加了新农合,但去报销时,说对孕妇只补助200元。人家说,不知道以什么名义给我报销。”

“我老婆结婚前在服装厂上班,什么保险都没有,后来有了孩子,就没去上班,那时社会保障已经有了五险,包括生育保险。但是很多企业都不买。我那时做油漆工,也没有保险。”

张家口设计西装

宜春制作工作服

攀枝花西装定制

抚顺西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