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野蛮生长之后网络直播行业要开始大浪淘沙了

发布时间:2021-05-16 01:47:28 阅读: 来源:风叶厂家

7月11日晚9点,网络红人“Papi酱”的粉丝们早早坐在电脑前,因为Papi酱在网络直播平台的首秀就定在这个时间。1个半小时后,直播结束,令人咂舌的数据也相继出炉,整个直播的观看人数累计达到7435.1万人次,Papi酱获得了1.13亿个赞,打赏收入达90万元。

Papi酱网络直播的火爆场面只是今年网络直播行业的缩影。2016年已经毫无争议地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经接近200家,腾讯、YY、陌陌、小米、优酷等互联网巨头都已竞相杀入,或搭建直播平台,或投资直播网站直播APP,俨然有“百团大战”的态势。

就在Papi酱直播后的第二天,文化部公布了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26个网络表演平台被查处,16881名违规网络表演者被处理,共计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斗鱼、熊猫、六间房等在内的12家运营单位被责令立即整改。

无论是行业趋势还是监管部门的重视,都已经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号,群雄并起之后,野蛮生长之后的直播行业,正在进入大浪淘沙的关口。

突然爆发的直播

2013年,斗鱼的创始人张文明拿着这个游戏直播项目向众多投资人游说时,收到的最多的回应,是“看不懂”。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他以个人名义向斗鱼砸下2000万的天使投资。

等到业内巨头看懂时,已经是2014年,在那一年,亚马逊斥资11亿美元收购游戏直播网站Twitch。这一交易终于让国内的投资者们开始觉醒,随后,腾讯拿下龙珠TV,YY和雷军扶持了虎牙直播,浙报集团投资战旗TV,甚至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独子、“国民老公”王思聪也强势进军,打造熊猫TV。

融到资的斗鱼先走一步,以签约费代替付费分成的方式,签约职业游戏选手、邀请民间“大神级”玩家、推出美女主播,等等,一路高歌猛进,完成了原始的资源积累。

这样的路子也被被众多游戏直播平台复制,各家直播平台在争夺主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主播的价格水涨船高,厮杀之间,下一波的浪潮也迎头打来。

王思聪投资的移动直播APP17的出现,使移动端直播成为直播行业新宠,在17之前,花椒、映客等移动端直播APP便已经存在,却一直半温不火。17以打擦边球出位,更靠着王思聪的一条微博登上了热搜榜,让90后趋之若鹜,各路网红在17上直播求粉,直播的概念就此普及。此后,随着17涉黄下架,网红转移阵地,映客花椒接过了接力棒,直播越来越成为大众狂欢。

如今张文明已不用再为融不到资而发愁,2016年3月,斗鱼TV获得腾讯、红杉资本等B轮1亿美元融资。它的对手们在资本圈同样抢手,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A+轮8000万元融资;易直播获得A轮约6000万元融资;三好网获得亦庄互联基金领投的Pre-A轮7500万元融资……

监管之困

与互联网催生的其他垂直行业类似,野蛮生长的网络直播,同样陷入了困境。

2016年3月的一个深夜,某直播频台的美女主播王某在自己的直播间里跳着舞,言语动作中不乏低俗色情意味的挑逗,从而吸引3万多粉丝不停地评论和赠送礼物……

从一开始,直播平台培养出的主播们就在边缘地带游走,类似王某这样的低俗、色情乃至暴力内容在直播平台屡见不鲜。为此,大多数直播平台都会设置一个叫“超管”的岗位,用来实时监管并惩罚那些违法违规的网络主播。

以映客为例,公务员出身的奉佑生从创立映客伊始,就对底线严防死守,实行人工24小时的监控,到现在,已经形成了800多人的审核力量和7000多平米的审核基地。

但对主播的依赖性及直播的实时性为监管带来了不可预估的困难。在映客,每天约有50人因在直播中有低俗行为处罚,每天因直播中抽烟被处罚的多达4000人;虎牙直播的审核员每人每小时需要审核的图片达6万张,一天要处理40万到50万张直播截图,审核细致到主播的衣服、肢体动作、言语表情等。尽管如此,依然不能保证完全杜绝违规现象。

这一问题自然而然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重视,一系列监管重拳也相继打出。

2016年3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表示,将加大对网络直播类平台出现的涉“黄”涉“低俗”情况监测力度;4月,文化部将斗鱼、虎牙直播、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列为查处名单;6月1日,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公布一批违规主播名单,9家网络直播平台的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6月28日,网信办发布《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对以娱乐直播为主要代表的移动端互联网应用程序规范化提出了要求,推行实名制;7月7日,文化部出台《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今后网络直播将实行随机抽查,表演者一旦上“黑名单”将被全国禁演。

禁令下发之后,更多如王某的违规主播不见了,直播也出现转向的苗头,从黑暗无序的幕后走到光明的台前。

下一步机遇

形势大变之下,仅仅依靠网络红人在摄像头前唱歌跳舞已不是长久之计,挖掘新的合规的商业模式,成了直播行业迫在眉睫的难题。

这方面,也不是没有探索的先例。

“网红工厂”魁钺会旗下艺人超过3000人,这家互联网经纪公司与二线城市主要艺术院校建立起密切联系,凭借“招募—培训—定制推广”的生产模式不断推出网红,到现在,其年收入已超过6000万元,而它的成立时间还不足两年。

这些新生产线上出产的网红们,早已不像她们的前辈那样,端坐在摄像头前,靠着搔首弄姿赚取收入。她们每天都忙得马不停蹄,接受旅游公司邀请,去各地景区,向网民直播旅游行程,间接为旅游景区做宣传推广;接受《奢惑》、《萱言良语》、《莫谈财经》等垂直领域的网络综艺节目邀请,为网络综艺节目站台。她们的淘宝店也经营得风生水起,观看淘宝直播内容的移动用户超过千万,每天直播场次将近500,超过一半的观众为90后,导入淘宝店中,便换成了成百上千万的销售收入。

除了专业流水线化的商业运作模式,也有类似于Papi酱这样在短视频娱乐等某一个领域有所专长的主播,开辟出另外一条路径。比如2016年春节,车友李梦翔将买车过程在斗鱼全程直播,吸引了数万观众,网友在线给出购车建议,屏幕内外聊得不亦乐乎,以至于后来,李梦翔索性转换了身份,成了二手车交易平台人人车互动团队的员工。

观众们看得兴高采烈,网红们收获颇丰。如果算上直播撬动的行业(比如旅游、影视、汽车等),再算上越来越多直播场景,直播所带来或许是对商业、社会、生活方式的全方位变革。

至于如何将直播波及更广泛的人群,将直播变成更多行业的引擎,就是厮杀中的直播平台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了。在直播行业开始集中化之前,谁最先解决这个问题,谁就最有机会成为行业里的领导者。

云南肌腱损伤医院

福建血管瘤医院

天津骨质疏松医院

相关阅读